2020年全球鎳價最主要的影響因素就是印尼供應變動

2020年01月10日 13:25 2189次瀏覽 來源:   分類: 期貨

導讀: 2020年,全球鎳供應核心變量在于印尼,其中不僅包括印尼鎳礦的供應減量,還有印尼NPI、印尼濕法產能的供應增量。2020年全球鎳價最主要的影響因素就是印尼供應變動,其次是菲律賓鎳礦政策和中國新能源汽車政策。

2020年,全球鎳供應核心變量在于印尼,其中不僅包括印尼鎳礦的供應減量,還有印尼NPI、印尼濕法產能的供應增量。2020年全球鎳價最主要的影響因素就是印尼供應變動,其次是菲律賓鎳礦政策和中國新能源汽車政策。

全球原生鎳供應變動主要包括NPI產能、濕法產能、復產產能、傳統鎳企生產計劃等,濕法產能之外的硫酸鎳新增產能是加工產能,不屬于原生鎳范疇,因此不另外計算。除了有停產與復產產能的鎳企,其他傳統鎳企生產計劃相對穩定,因此我們主要分析NPI產能、濕法產能和復產產能。

印尼NPI產能分析

印尼NPI是拉動全球原生鎳供應增長的核心引擎,是未來幾年全球原生鎳供應增量最大的一塊,且近幾年印尼投產的RKEF工藝NPI含鎳量一般在12%以上,甚至有部分NPI含鎳量能達到13.5%以上。如果鎳鐵含鎳量達到12%~13%,則用于不銹鋼生產需要配的純鎳微乎其微,因此,若未來印尼NPI作為中國不銹鋼生產的主要原料,則精煉鎳在不銹鋼領域的需求將會明顯下滑。不過當前中國NPI依然是300系不銹鋼的主要原料,中國NPI的含鎳量僅在9%~9.5%,印尼禁礦可能導致2020年中國NPI含鎳量再次小幅下滑。

2019~2021年印尼NPI新增產能主要分為五個部分,分別為青山印尼、德龍印尼、金川WP、Weda Bay火法項目、其他企業。其中金川WP項目已經在2019年全部投產,2020年印尼NPI新增產能主要是青山的Weda Bay火法項目與德龍印尼項目。

截至2019年底,青山印尼已經投產28條鎳鐵生產線,是印尼最大的鎳鐵生產企業。同時Weda Bay火法項目也屬于青山印尼鎳鐵系列,2020年Weda Bay火法項目12條鎳鐵線投產之后,青山印尼鎳鐵產能總共有40條鎳鐵生產線。2021年青山印尼再投產12條鎳鐵產線后,青山印尼總共達到52條鎳鐵生產線,屆時青山印尼鎳鐵產能投產告一段落。

德龍印尼在印尼的鎳鐵產能僅次于青山,從未來產能規劃來看,德龍印尼鎳鐵產能或可與青山并駕齊驅。截至2019年底,德龍印尼已經投產14條鎳鐵生產線,2020年一季度再投產第15條鎳鐵生產線后,德龍印尼一期鎳鐵產能15條鎳鐵生產線將全部投產。德龍印尼二期總共35條鎳鐵生產線,預計2020年可能投產8條鎳鐵生產線,剩余27條鎳鐵生產線將在2021年及以后投產。

金川WP項目總共4條生產線,已經于2019年全部投產,其中5月、7月、9月、10月各投產一條生產線,金川在印尼暫時沒有其他的新增產能計劃。

除此之外,印尼NPI還有一些其他的新增產能,不過投產時間可能在2021年以后,如印尼華迪、新興鑄管、銀海萬向、恒順等,因投產時間較遠,這些產能也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2019年,印尼NPI投產產能約15.3萬鎳噸/年,預計2020年投產產能為21萬鎳噸/年,2021年及以后投產產能可能為47.3萬鎳噸/年,不過實際產量的增幅與產能增幅存在一定的差異。

印尼濕法產能分析

鎳濕法產能是未來全球原生鎳供應增量第二大的領域,僅次于NPI產能。但濕法產能因初始投產成本極高、污染較大、廢料難以處理等一系列問題,未來投產情況仍存在較大的變數。目前,全球新增鎳濕法產能都集中在印尼,生產鎳鈷濕法中間品,主要用于硫酸鎳及電池領域的發展,不過鎳鈷濕法中間品也可以作為精煉鎳的原料,且濕法產能的投產可能導致硫酸鎳-三元電池對鎳豆的需求下降,因此濕法產能亦可歸類為精煉鎳-硫酸鎳的供應增量。

目前,全球新增的鎳濕法產能主要有四個:OBI島項目(力勤礦業與印尼哈利達集團),格林美蘇拉威西鎳鈷濕法項目(青山集團、格林美與邦普循環等),緯達貝工業園項目(青山集團、振石集團、華友鈷業等),摩羅瓦里工業園項目(華友鈷業,青創國際、沃源控股等)。

這些產能中,最快投產的可能是OBI島項目3.7萬鎳噸/年,或于2020年投產;其次為格林美蘇拉威西鎳鈷濕法項目5萬鎳噸/年,該項目可能在2020年8月投產。不過,濕法產能不具備火法鎳鐵產能的快速復制性,濕法產能的投產往往有較大不確定性,因此,2020年這些產能是否能如實投產仍需要進一步跟蹤。

印尼禁礦對中國NPI影響分析

2020年印尼禁止鎳礦出口后,短期內沒有任何國家的鎳礦供應足以彌補這個缺口,所以2020年中國鎳鐵企業因鎳礦不足導致虧損減產的情況無可避免。印尼禁礦可能導致約2500萬濕噸的鎳礦供應量下滑(去除搶進口因素后預估值),在鎳礦高利潤刺激下,樂觀預計其他國家可能出現500萬濕噸的增量,以1.65%含鎳量計算,含水量為67%,則2020年全球鎳礦供應可能仍存在22萬鎳噸的減量。不過,受中國鎳礦庫存影響,2020年中國NPI產量縮減存在一個緩沖期,預計2020年中國NPI減產量為10.6萬鎳噸,2021年繼續減產6萬鎳噸。

印尼與菲律賓的鎳礦儲量占全球比例并不高,排在第六名和第七名,但這兩個國家的鎳礦供應對鎳價影響巨大,主要因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原生鎳產國,也是全球最大的鎳礦進口國,而印尼和菲律賓地理位置緊鄰中國,鎳礦運費相對較低,且印尼和菲律賓以紅土鎳礦為主,地表開采成本低,所以印尼和菲律賓成為中國的主要鎳礦進口國。不過其他國家鎳礦資源非常豐富,中國對其他國家的鎳礦進口量較少,主要是受海運費和出口國政策影響,如果鎳礦價格維持高位,高利潤刺激下鎳礦供應缺口將逐步收窄。

雖然2020年中國NPI仍然有投產計劃,但印尼鎳礦政策不改變的情況下,中國NPI產量下滑幾乎成為板上釘釘的事情。后期中國NPI企業可能進入低利潤甚至零利潤狀態,中國NPI的利潤絕大部分被鎳礦吞噬,而印尼NPI則依然維持豐厚的利潤,2020年,印尼NPI產量首次超過中國,成為全球鎳鐵產量最大的國家。

其他供應分析

除了以上供應之外,其他地區的原生鎳供應變量相對較小,主要在于復產產能與傳統大型鎳企的生產計劃。

淡水河谷的onca Puma鎳礦復產或已經在價格上體現,2020年淡水河谷鎳產量將有所回升,而后期主要關注的復產產能是第一量子,該企業有3萬鎳噸/年的濕法中間品產能。2019年三季度,第一量子宣稱,預計在2020年第一季度重啟位于澳大利亞西部的Ravensthorpe礦場,該礦山之前在2017年10月份停產,如果該礦山如期復產,則第一量子鎳產量可能在2020年達到2萬鎳噸,在2021年達到3萬鎳噸。不過鎳價劇烈波動中復產產能仍存在一定不確定性,且相對NPI而言,該產能短期增量絕對值偏低。

2020~2021年全球鎳供應總結

預計2020年印尼NPI產量增幅為20萬鎳噸,其中產能增量為21萬鎳噸;中國NPI產能繼續增長(部分已經建設好的產能不得不投產),但受限于鎳礦供應,中國NPI產量下降10.6萬鎳噸;濕法產能釋放產量1.5萬鎳噸,而復產產能釋放產量1.5萬鎳噸。

預計2021年印尼NPI產量增幅為24萬鎳噸,中國NPI產量再度縮減6萬鎳噸,濕法產能釋放產量增幅3.5萬鎳噸,復產產能釋放產量增幅1.5萬鎳噸。

責任編輯:李茜蕊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請登錄中國有色網:www.otuisw.live了解更多信息。

中國有色網聲明:本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
凡注明文章來源為“中國有色金屬報”或 “中國有色網”的文章,均為中國有色網原創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布的文章。
如需轉載,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 郵件:[email protected] 或 電話:010-63971479)聯系,簽署授權協議,取得轉載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有色網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的文章,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構成投資建議,僅供讀者參考。
若據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讀者自負,中國有色網概不負任何責任。

帝王真钱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