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2020 企業有喜有憂

2020年01月13日 9:0 890次瀏覽 來源:   分類: 光伏   作者:

導讀: 2019年,伴隨多晶硅價格的屢創新低,行業人士已經從十年前的“舊夢”中逐漸走出,“天價”已是塵封往事,“寒冬”度過以后,“裸泳者”已經隱退,“幸存者”則在持續產生影響的中美貿易摩擦中,經歷著逐步理性的轉型和日益透徹的洗牌。

編者按:2019年,伴隨多晶硅價格的屢創新低,行業人士已經從十年前的“舊夢”中逐漸走出,“天價”已是塵封往事,“寒冬”度過以后,“裸泳者”已經隱退,“幸存者”則在持續產生影響的中美貿易摩擦中,經歷著逐步理性的轉型和日益透徹的洗牌。

歲末年初,盤點也好、展望也好,這個行業在每年的這個節點,都經歷著不同的憂慮和些許的哀傷;樂觀也好,抑或悲觀也罷,對于未來的希望中最讓人堅信的,就是行業人士不滅的理想;命途多舛還是順遂平昌,沒有一個行業的命運是一成不變的,唯有創新能催人奮進,唯有轉型,可以強者恒昌!

據行業人士判斷,2020年,國內多晶硅行業將形成規模企業鼎立之勢,在電價、管理和技術的競爭中,西北、西南區域的多晶硅企業將繼續保有優勢,而中東部地區或將面臨更大挑戰。對于任何一個行業而言,“適者生存”都是不二法則。

針對當前備受關注的東方希望、新疆大全、新特能源、通威股份、新疆協鑫,行業人士有這樣一句話非常值得回味:“通威股份、東方希望在用生產飼料的方法生產多晶硅料,對生產飼料都能盈利的企業來說,現在的多晶硅仍是暴利行業。”

國內群雄征戰

2019年12月12日,世界單套產能最大的多晶硅項目——新疆東方希望新能源有限公司年產12萬噸多晶硅項目(一期3萬噸)冷氫化、精餾裝置經過全面調試、聯運,于2019年12月1日順利產出合格的三氯氫硅產品,其中,冷氫化裝置三氯氫硅轉化率超過20%,精餾裝置精餾提純后的三氯氫硅純度達到99.9999%,標志著新疆東方希望年產12萬噸多晶硅項目(一期3萬噸)實現全流程貫通,項目投料試車一次成功,進入全面投產運營階段。

目前,東方希望的業務集中在農業、鋁業、硅業、化工、能源、房地產,其中制造工廠都有自備電廠,其在新疆建設的孤網系統,多晶硅用電與電解鋁、工業硅、碳素等項目共享,據說成本只需要0.07元/千瓦時。眾所周知,多晶硅生產成本中,能源成本、折舊成本、原料成本是主要部分,能源成本是重中之重,而人員成本實際上并不會占太大比例。也正因為此,東方希望的競爭力已經可以用無人能望其項背來形容,25元/公斤的目標也并不離奇。

2019年,大全新能源公司分別與晶科、隆基簽署了多晶硅供應協議,2020年至2022年的訂單供貨總量將達到14.04萬噸。大全新能源首席營銷官表示:“隨著大全新疆多晶硅生產基地年底建成投產,屆時大全的多晶硅產能將達到7萬噸,大全將滿足全球客戶和光伏產業快速發展的需求。”目前,該公司正在致力于4A項目,該項目可將產能進一步提高到7萬噸??梢灶A見的是,大全新能源公司產能達產,將使中國多晶硅行業格局進一步產生重大變化。但據企業公開消息顯示,今年處于供應鏈最上游的多晶硅環節投產項目的產能增加了12萬噸/年。這將導致終端市場的需求減弱,在這種影響下,增加釋放的多晶硅產能必會受到影響,需要直面下游需求壓力。根據大全公司二季度財報,多晶硅生產成本為7.42美元/千克~8.12美元/千克,相比其他企業具有一定優勢。

2019年,通威股份旗下的永祥新能源四川樂山年產5萬噸高純晶硅項目一期投產。2017年3月,通威股份宣布與隆基股份合作投資建設年產5萬噸高純多晶硅及配套新能源項目;2017年8月,通威股份擬在內蒙古包頭市昆都侖區投資建設年產5萬噸高純晶硅及配套新能源項目。若這些項目完全達產,僅永祥股份和內蒙古以及與隆基股份合建項目,通威股份的多晶硅年產能將達到12萬噸,將超過協鑫集團正在實施的項目完全達產后的11.5萬噸,通威將直接躍升為世界第一多晶硅企業。

新特能源是特變電工設立在新疆的多晶硅子企業。據悉,新特能源3.6萬噸多晶硅新產能已于2019年5月投產,2019年三季度,新投產的項目產能達到約3000噸/月,滿產后全成本有望低于5萬元/噸,總產能將提升至8萬噸/年。從中可見,新特能源作為業內萬噸級企業,隨著技術的提升,多晶硅質量基本達到電子級質量,產品成本基本處于行業低位,其在多晶硅領域的競爭力和行業龍頭地位毋庸置疑。

保利協鑫一直都是中國多晶硅-光伏行業無可爭議的巨頭,新疆基地首期5萬噸于2019年一季度達產,充分滿足連續直拉單晶的用料需求,未來將完成進口替代。2019年,保利協鑫宣布,公司股東以99.99%的贊成率投票通過了下屬子公司——江蘇中能硅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向徐州中平協鑫產業升級股權投資基金出讓新疆協鑫新能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31.5%股權一事。交易對價為24.9億元,資金將用于償還公司債務及一般營運。新疆協鑫作為一個重量級的多晶硅項目,一期產能6萬噸、總投資額59.98億元,2017年投入建設期,2018年已實現首期投產,未來將通過進一步擴產向總產能目標邁進。

瓦克資產減值

美國Hemlock Semiconductor(HSC)是一家致力于為電子和太陽能行業提供高純度多晶硅的可靠供應商。Hemlock的工藝從天然高純度石英巖開始,它被加工成硅基化學品三氯氫硅。使用化學氣相沉積反應器技術工藝,將三氯氫硅轉化為純度高達99.999999999%的高純度多晶硅。在中美貿易爭端中,受限于美國產能,該公司已經基本喪失了競爭能力,并持續關閉了多晶硅生產線。

和美國Hemlock Semiconductor(HSC)并稱為“硅業雙雄”的德國瓦克是一家全球運營的化工集團,共有員工約14500人,年銷售額約達49.8億歐元(2018年),當前業務板塊包括有機硅、聚合物、多晶硅和生物科技等,并在有機硅、多晶硅及聚合物板塊中的乳膠粉和VAE共聚乳液等領域占據全球龍頭地位。近年來,多晶硅板塊占瓦克公司整體營收的比重在20%左右。2009年,瓦克退出硅片業務,專注于多晶硅生產,當時其擁有博格豪森一個生產基地,產能1.8萬噸,2010年博格豪森基地擴產1.24萬噸,2011年擴產0.5萬噸,同時其在農特里茨的生產基地2011年建成投產,產能1.5萬噸,總產能增加至5.2萬噸。2012年~2015年間,受市場影響,瓦克多晶硅產能基本維持穩定。2016年,美國查爾斯頓2萬噸產能建成投產,加上德國兩大生產基地部分擴產項目,其總產能增至8萬噸。瓦克多晶硅同時供應電子級和太陽能級客戶,電子級客戶占比在20%左右。此外,美國產能仍有一定的不穩定性,2017年就因技術缺陷發生氫氣爆炸,影響了約0.6萬噸多晶硅生產。

在“擁硅為王”的時代,瓦克曾經以20歐元/千克的成本創造500歐元/千克的“天價”。而在中美歐光伏貿易摩擦的背景下,瓦克在中國的市場占有率持續下滑,近日也發布公告指出,“由于光伏項目市場缺乏復蘇,多晶硅價格持續走低,制造業產能過剩,今年將被迫對其多晶硅生產資產的資產負債表價值進行約7.5億歐元的特別減記。”

瓦克發言人認為,因為中國新增光伏裝機量沒有達到最初預期,而中國多晶硅產能過剩。“中國政府不僅在貸款和激勵措施上對多晶硅產能擴張提供支持,而且還在以極其優惠的價格向多晶硅生產商提供煤炭發電。” 瓦克強調,多晶硅產能過剩是中國多晶硅生產商造成的,這意味著多晶硅價格沒有從創紀錄的低點回升。這一巨大逆轉使人們對瓦克多晶硅業務的業績預期從樂觀變成了約7.5億歐元的息稅前虧損。瓦克列舉了與資產減值的所有原因都集中在中國政府的政策,包括對太陽能級和半導體級多晶硅生產方面實現自給自足的戰略上,政府預期新增裝機量遠未達到。

而瓦克的論點能否成立,行業也進行了深入分析。

從瓦克的產能、銷量、產量看,2019年以來,瓦克德國多晶硅工廠一直滿產,一方面因為其美國工廠經歷了一次大爆炸尚未完全恢復元氣,另一方面瓦克期望以滿產降低多晶硅成本,并囤貨期待2019年第四季度由搶裝帶來的價格回升。然而,由于中國的光伏裝機量遠遠低于預期,2019年第四季度,多晶硅價格仍處于歷史低位,瓦克低生產成本囤積多晶硅的策略幾乎沒有任何成功機會。

更加重要的是,對全球貿易摩擦的誤判,成為瓦克多晶硅資產減值的根本原因。在戰略失誤面前,再成功的市場戰術和業績都無法挽回:本世紀初,瓦克在田納西建立起多晶硅基地,希望能夠借助當地電價優勢彌補巨額運輸成本,從而進一步享受中國加速發展的巨大紅利。而時至今日,當中國成為全球光伏組件、電池生產大國和多晶硅大國的時候,硅料價格的持續走低,也讓瓦克對于長距離的運輸成本有了深刻且痛徹的認識。

專家表示,瓦克唯有期待歐洲和美國市場的再度興起,并降低在美生產的多晶硅價格,從而帶動起美國的單晶硅片和電池片投資,使美國光伏成本降低,才能有效解決目前自身面臨的窘境。

REC債務危機

韓國OCI成立于1959年,從化工業務起家。目前已形成基礎化工、石化產品與碳材料、能源解決方案三大業務板塊。其中多晶硅產品屬基礎化工板塊。OCI在2006年判斷太陽能光伏產業是可再生能源中最迅速發展的事業,并決定將太陽能光伏產業的核心原料——多晶硅作為新一代事業集中投資、培養。2007年12月,完成年產5000噸規模的多晶硅生產能力的群山工廠建設,并在2009年、2010年擴建第2、第3工廠。2015年通過第3工廠工程改善(生產工程改善)增產1萬噸,并于2017年收購德山馬來西亞多晶硅公司,具備了年產7.2萬噸生產能力,成長為世界領先的多晶硅生產企業。

挪威REC于1996年12月在挪威成立,專注于高純硅材料領域,業務包括太陽能級多晶硅、電子級多晶硅和硅烷氣體等。REC是硅烷流化床生產工藝的代表,其每年多晶硅產量中,約80%為流化床工藝生產,10%為西門子法生產,還有部分電子級多晶硅產品。REC兩大生產基地均位于美國,摩西湖(Moses Lake)基地主要生產太陽能級多晶硅,比尤特(Butte,Montana)基地主要生產電子級多晶硅和硅烷氣。多晶硅是REC最主要業務,2012年占總營收的80%以上,近年來受中美多晶硅貿易政策影響,摩西湖基地產能利用率僅在50%左右,銷量下滑導致營收占比下降,其整體業績也呈下滑趨勢。

據了解,REC在2019年夏天已經完全停止了華盛頓多晶硅工廠的生產,解雇了最后100名員工,只留下了一位維修人員以保證設備可以在REC能重新進入中國市場時恢復生產。2019年10月,REC多晶硅業務計劃關停在美國的全部生產設施。截至2019年9月底,REC的銀行存款僅為4620萬美元,根據REC的第三季度業績報告,出售工廠設施將能夠讓其還清債務,但這將會讓REC Silicon在中國榆林一家多晶硅工廠持有的15%的股份成為該公司唯一的創收業務。2019年10月10日,REC宣布其位于新加坡的600MW異質結電池產線開始量產,是全球第一個0.5GW以上的量產HJT項目。早在2018年,REC便作出600MW異質結產能規劃,2019年8月,REC與梅耶博格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利用梅耶博格的設備,與潛在的戰略合作伙伴合作,提升其600兆瓦異質結技術(HJT)和Smart Wire連接技術(SWCT)生產能力,而今已投產的600MW異質結產線希望能帶來新的業務希望。

近日,REC發布聲明表示,芬蘭銀行Nordea已經收回了因其某家子公司在2012年破產而獲得的1700萬美元的賠償貸款。行業人士猜測,造成該項貸款的子公司可能是從事硅片制造業務的REC Wafer,在其母公司REC Silicon拒絕彌補12億挪威克朗的資產負債赤字后,該公司于2012年8月被迫申請破產。

責任編輯:周大偉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請登錄中國有色網:www.otuisw.live了解更多信息。

中國有色網聲明:本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
凡注明文章來源為“中國有色金屬報”或 “中國有色網”的文章,均為中國有色網原創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布的文章。
如需轉載,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 郵件:[email protected] 或 電話:010-63971479)聯系,簽署授權協議,取得轉載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有色網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的文章,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構成投資建議,僅供讀者參考。
若據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讀者自負,中國有色網概不負任何責任。

帝王真钱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