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民“三變”——鄱陽湖畔轉產見聞

2020年01月14日 9:7 258次瀏覽 來源:   分類: 新春走基層

導讀: 從2020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的重點水域開始分類分階段實行漁業禁捕,一大批漁民將收起漁網謀求新出路。近日,記者驅車環著我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走訪發現,有的漁民從“賣魚”到“賣景”,有的從“上岸”到“上班”,有的從“打魚”到“護漁”,開始了新生活。

新華社南昌1月13日電 題:漁民“三變”——鄱陽湖畔轉產見聞

新華社記者萬怡、郭強、程迪

(新春走基層·大湖之變·圖文互動)(1)漁民“三變”——鄱陽湖畔轉產見聞

農歷小年前,鄱陽湖畔大小港灣內,一條條漁船靜靜???。

從2020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的重點水域開始分類分階段實行漁業禁捕,一大批漁民將收起漁網謀求新出路。近日,記者驅車環著我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走訪發現,有的漁民從“賣魚”到“賣景”,有的從“上岸”到“上班”,有的從“打魚”到“護漁”,開始了新生活。

從“賣魚”到“賣景”

鄱湖農莊、佬俵魚館、驢友農家樂……穿行在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區南磯山鄉南湖段,每隔幾步就有一家農家樂。

這座鄱陽湖中的小島上,人們祖祖輩輩以打魚為生。隨著漁業資源的衰減,這幾年,當地大力發展生態旅游,引導漁民轉產轉業。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捕了30年魚的陳保護把家里的房子改成農家樂,如今靠接待前來觀鳥、看湖的游客,年收入超過5萬元。“現在辦農家樂已成了家里主要收入來源。”他說。

“現在,很多漁民已經從‘賣魚’轉向‘賣景’。”鄉干部萬輝說,這幾年,島上不僅新修了道路、停車場、公廁等設施,還舉辦了美食節、藜蒿節、觀鳥節等活動,游客一年比一年多,全鄉辦起了60多家農家樂,還有40多名帶領游客觀鳥的“鳥導”。

“春看草,夏看水,秋看蘆,冬看鳥。”記者驅車環鄱陽湖走訪發現,不少地方和南磯山一樣,依托鄱陽湖的湖光山色發展生態旅游,引導漁民從“賣魚”轉向“賣景”。

田園鄱陽湖、忠義文化園、大明花海……在占鄱陽湖五分之一水域的江西余干縣,一個個新打造的景區引人入勝。余干縣文旅局副局長蔡美芳說:“作為湖濱大縣,我們正將目光從鄱陽湖的漁業資源轉向旅游資源,力爭將‘鄱陽湖’從水產品品牌打造成知名的旅游品牌。”

從“上岸”到“上班”

每天吃完早飯,江西鄱陽縣白沙洲鄉車門村56歲的漁民范秋旺就和妻子到村外的鄱陽湖濕地公園上班,如今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朝八晚五的生活。

“我在公園當水手,負責游客安全,妻子當保潔員,兩個人加起來每月有4000元收入,和過去打魚差不多,但比打魚輕松!”范秋旺說。車門村村支書范華有介紹,依托附近的濕地公園和景區,如今村里共有七八十名漁民轉產,成為水手、保潔員、保安、服務員等。

隨著禁捕的實施,越來越多漁民和范秋旺一樣,上岸后變身“上班族”。

鄱陽縣雙港鎮長山村58歲的漁民楊志明告訴記者,自己的大兒子和兒媳過去也在家打魚,如今在南昌一家電子信息企業上班,每人每月收入4000元左右。

從“上岸”到“上班”,漁民的生活變得更穩定、更舒適。

見到余干縣康山鄉漁民袁錦海時,一身保安裝扮的他正在忠義文化園景區值班。“我在湖上打了25年魚,過去一天能打五六百斤,現在最多一百斤,掙得越來越少。”袁錦海說,擔心以后無魚可打,2018年,他到景區找了份工作,如今月收入近4000元,還有五險一金,不僅旱澇保收,老了還有養老保險。

從“打魚”到“護漁”

在長江和鄱陽湖交界處的江西湖口縣,漁民張傳國的漁船早已不再捕魚了,撒了半輩子的漁網也收了起來,如今的他是一名長江江豚巡護員。

“打了幾十年魚,現在我們是在還‘生態債’!”前幾年,張傳國自愿報名成為湖口縣江豚協巡隊的隊員,協巡隊中多數人和他一樣世代以捕魚為生。“我們每周巡護不少于5航次,一旦發現偷捕、采砂、排污等行為,立即向漁政部門報告。”

記者在鄱陽湖畔走訪發現,隨著各地對漁業資源及水生生物保護的日益重視,湖區一些漁民不僅收起了漁網,還轉而開始保護起漁業資源。

幾年前,鄱陽縣12個湖區鄉鎮成立了12支護漁生態志愿隊。在每年禁漁期內,志愿隊隊員每天對轄區湖面進行日常巡護,養護湖區漁業資源。

“我們全縣110萬畝水面,但漁政執法人員僅10人左右。”鄱陽縣漁政局局長劉英才說,禁捕后,當地準備吸納一批漁民成為巡護員,讓捕魚人變身護漁人,既解決部分漁民就業,也彌補漁政部門執法力量不足問題。

責任編輯:孟慶科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請登錄中國有色網:www.otuisw.live了解更多信息。

中國有色網聲明:本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
凡注明文章來源為“中國有色金屬報”或 “中國有色網”的文章,均為中國有色網原創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布的文章。
如需轉載,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 郵件:[email protected] 或 電話:010-63971479)聯系,簽署授權協議,取得轉載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有色網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的文章,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構成投資建議,僅供讀者參考。
若據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讀者自負,中國有色網概不負任何責任。

帝王真钱游戏官网